SARS、冠状病毒与教育从业者:2020年是否是在线教育新的增长机会?

2020-02-04 22:35:57 -

2002年-2003年的Sars,共计造成了8069人感染,774人去世,对中国乃至全球都造成了极大的冲击。17年以后,Sars近亲、学术名为2019-nCoV 的冠状病毒再次席卷而来,自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第一例病人以来,这种新型状病毒的快速发酵,与Sars有颇多相似之处:都是冠状病毒、都源于蝙蝠并有中间宿主、感染方式和传播方式接近、都是在冬春交际时传播……

2002年-2003年的Sars,共计造成了8069人感染,774人去世,对中国乃至全球都造成了极大的冲击。17年以后,Sars近亲、学术名为2019-nCoV 的冠状病毒再次席卷而来,自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第一例病人以来,这种新型状病毒的快速发酵,与Sars有颇多相似之处:都是冠状病毒、都源于蝙蝠并有中间宿主、感染方式和传播方式接近、都是在冬春交际时传播……

如果我们回顾当年这一场白色恐怖Sars,对于社会商业带来的影响,或许更容易看到未来的曙光

2003年04月30日,人民网社会专题一则报道连续用了5个短句描述Sars对中国社会的影响:宏观经济充满变数、旅游产业掉入冰窟、航空运输雪上加霜、餐饮零售每况愈下、对外商务阴云密布。各大行业哀嚎遍野。

不过,Sars反而造就了国内互联网和信息化爆发式增长的临门一脚。今日在搜索引擎上搜索“Sars 教学”,还能看到大量的新闻和社评,全国各地的公办及私营教育机构均有不同程度的停课状况,其中部分理念先进的学校则直接提出了“线上学习”、“线上授课”的模式。

(左:非典对中国各行业造成的负面影响;右:非典从某种意义上促进了教育的信息化和线上化尝试)

不仅如此,在2003年,在b2b领域巩固了地位的阿里巴巴突然宣布投资1亿元成立C2C电子商务网站淘宝网。此举十分意外,因为此前马云几乎在所有的场合都表示了阿里巴巴将专注于B2B领域。

1亿元对于当时的阿里巴巴并不是小数目,马云此举固然有许多的因素存在:时占据了90%国内线上拍卖市场的易趣仍在快速增长、9人秘密小队在“湖畔花园小区”仅用时一个多月就上线了淘宝网、淘宝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注册用户突破了万级关口…… 但非典期间和其后大家“能不出门就不出门”,快速养成了用户网上购物的习惯,这被普遍认为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

通过PETS分析模型来看(政策、经济、社会、技术),2003年左右的电商和在线教育有诸多相似之处,政策鼓励、经济飞速发展、互联网技术逐渐成熟,仅在消费和使用习惯上还没有养成。

Sars长达7个月的疫情,以及接下来数年内都让人心有余悸的巨大影响力,间接促进了中国的电商(彼时还叫做电子商务)和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,极大的培育了用户在线上消费(以电商为代表)和线上服务(以教育为代表)的用户习惯。真正补足了社会环境的重要因素。

无独有偶,1月21日报道,受肺炎疫情影响,学而思武汉分校20日全面停课,目前学而思培优正在上的寒假线下课,包括面授及双师形式课程从1月20日中午起开始全面停课,在线寒假班不受影响,照常上课。新东方也发布了对应的停课和补课通知。1月27日,北京、湖北、上海、深圳、湖南、广州、西安等地已经明确,停止线下培训机构开学开课。与此同时,停课地区仍在不断增加中。

(学而思线下停课,乘机推行线上寒假班、直播课)

相比电商,尽管2003年政府和高校都在尝试推进在线教育,在线教育也迎来了第一波爆发式增长,但是相比线下传统教育模式,线上教育的体量规模仍然差异巨大。究其原因,这是第三产业相比第二产业的固有属性决定的,在2003年的技术发展条件下不够成熟,不足以支撑像电商对传统零售一样的颠覆。

(Sars过后,各学校关于在线教育如何推进的思考非常之多)

教育本质上是服务行业,其周期更长、环节更多、业务也更加复杂,并不是用户消费,商家并交付商品就可以完成的事,其各个部分的标准化也困难的多。而2003年中国的消费互联网才刚刚开始崛起,没有移动互联网、各方面的技术和习惯都不够成熟,”线上教育“能够做到的也仅仅是在网上播放视频,完成”教学“的部分。对于督学、练习、考试都几乎没有办法通过线上完成,更不要提在今日在线教育都在追求的个性化教学、智适应教学模式了。

十多年过去,中国也从PC互联网时代快速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成熟期,技术不再是难题。通过微信、通过小程序,每个人都可以随时随地的学习;更重要的是由于人人接入了移动互联网,使得线上督学、促学真正成了可能的事。而近些年来,包括2018年民办教育促进法在内的政策,也在频频推进教育行业的发展。

(自2010年在线教育行业相关的重要政策,可以看出在线教育是国家重点支持和发展的对象)

技术的成熟还体现在线上教育的产业上。也就是近年大火的”教育信息化“,其中发展最迅速的形态之一就是教培类SaaS。典型的例子如短书,从知识付费切入在线教育,已经获得了数十万教培机构的信赖。

(短书教育SaaS短短几年,已经成为10万+教育机构从事线上教育的优先选择)


教培机构无需自行研发,通常在5000-30000元一年的成本,就能直接使用如今市面上顶级教培机构在使用的技术服务,授课上如大课直播、双向视频小班课、双师课堂、训练营、视频课程;督学打卡、拼团裂变营销等等应有尽有。这样技术供给侧的进步让线上教育不再是巨头专属,而是每一个中小教培机构都能快速展开的广阔业务空间

2020年伊始,迎接我们的却是2019-nCoV 冠状病毒,许多线下教培机构不得不停课歇业。学而思、新东方都具有强大的线上课程系统,将学员转化至线上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。

对于正在或即将开拓线上教育的机构而言(或许已经是不得不开展),参照Sars对于国内商业社会的重大发展和影响,这将成为一个全新的重要增长因素。谁能把握住这一轮新机会?教育行业会再有一个阿里巴巴吗?

【关于短书】 短书是专注于为教育和内容工作者提供的SaaS型服务平台, 包含内容付费、在线课堂、教学直播、内容电商、招生营销、客户管理、社群运营、数据分析等八大模块,协助客户打造线上品牌、完成用户沉淀、实现商业价值。